關山的邱先生

列車在臺鐵關山站短暫停留,車站一點也沒有改變,完全保留了日治時期的風格,如果不是用國語廣播,還真以為自己到了日本。到站下車的人並不多,都是些看似原住民的大叔大嬸,當然,還有一個與這裏風格截然不同的,一看就知道是背包客的我;

一個大概六十來歲的婆婆走在我前面,那個婆婆粗糙的手裏提著一個裝得滿滿的麻袋,歲月在她的臉上無情留地下了深深的皺紋,我猜是剛從城裏看望兒子女兒歸來的母親,她給人陽光,喜悅,安詳,充滿希望的感覺,絲毫沒有孤單和憂傷的感覺,我被她感動了,她們在這裏以各自喜歡的方式生活著,年經一代在外,也以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活著,每天都為目標要努力奮鬥;相比之下,大陸的留守老人不但沒有感動我,反而讓我覺得很反感,不為什麼。

離開月臺,一個明亮、乾淨、整潔的候車室向我撲面而來,綠色皮套的生鐵架座椅,白綠相間的日式方型地板,稀疏的客人,古舊的售票窗口,這一齊一齊搭配得十分和諧;這裏沒有擠滿旅客,也沒有現代化設備,卻讓人陶醉。

在陳舊但很整潔的座椅坐下休息,看著慢慢騰騰的各種人,時間好像在我身邊停止了,臺灣其他 方都是這樣的嗎?

坐了良久,身邊出現了一位的男生,
“您好,從哪裡來的?”

“您好,從香港來,在臺灣第三天了。路過這裏,被這裏的美麗引下車了,不捨得離開。”

“住宿找到了嗎?”

“還沒有呢,我發現這裏沒有背包客棧和青年旅館。”

“嗯,這裏只是一個小鎮,人口8千,不是熱門的旅行點,很少旅客會在這裏停留,所以旅館很不發達,不過這裏很多民宿,要不我幫你找找吧?你需要什麼價位的?”

“真的?先謝謝您,我想住不要超過500新臺幣的,有嗎?”

“這。。。這裏都是民宿,一般在1000新臺幣以上啦,500是沒有了。”

“吖?這麼貴。。。我自己到裏面找找好了。”

我開始對他生產了防備性,可能受國內的影響,懷疑他拉到客人可以分點錢的哪種。

“要不這樣吧,你留下電話號碼給我,我幫你問問,如果找到合適的給你打電話?”

臺灣人就這麼熱情麼?想想自己一沒有錢,二沒有色,身上就那麼幾個錢、一部老掉牙的HTC手機,一部用了6年的手提電腦。。。別人騙也不會騙背包客吧?於是我就跟他交換了電話號碼。原來他叫邱先生,38歲,是關山火車站自行車租車點的員工。

“好的,你自己先到裏面走走,甞一下這裏的出名的“關山便當”,我去打電話幫你問房間的事。再會”

“嗯,好的,謝謝您”。

跟邱先生道別後,我走出車站,一座座落在中央山脈脚下美麗,寧靜的小鎮頓時出面在我面前,與其說關山是一個城鎮,不如說其是一個小市鎮,大半是二層的中式風格的建築,店面接著店面,古舊的氣味,彌漫在街頭巷尾,城內也沒有寬闊馬路,都只是雙向單車道的柏油路而已。人口八千的小市鎮,寧靜得停止一樣,好像只有路邊的紅綠燈在動。一共就十幾條街橫豎有序的街道,幾座紅綠燈,花東公路貫穿其中,鎮公所就在旁邊,這裏已經是鎮的中心了。如果是路過的遊人,壓根就以為這是一條小巷子。

走著步著,肚子開始有點餓了,一看表,原來已經12點多,午飯就在旁邊的“關山便當”解決。不是一般的難吃。剛啃完聞名的關山便當,手機響了,是邱先生。

“HELLO,邱先生。怎樣了?”

“HEY,袁先生,給您好找到一個不錯的地方,700元,要不要去看看?”

700新臺幣換成RMB才150不到,這個價錢可以住民宿,也算不錯了,在國內想都不用想了。於是就跟他約好,2點在火車站等他。這也是我在臺灣住最貴的一晚!

那天晚上,邱先生開著他的機車(摩托車),載我夜遊關山。。。這是學校,這是鎮公所,這是舊的火車站。。這是我的小學。。這是我的中學。。。這是。。這是。。。。。

5分鐘完成整個鎮的遊覽。

IMAG1669_副本

 

2014-09-29
臺東 關山

One thought on “關山的邱先生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